外約叫小姐

歡樂魚訊茶訊論壇,有完整的台北,台中,台南,高雄,外約叫小姐的半套全套服務資訊,除了眾多豐富的業者資訊,還有評價資料,歡迎大家來這邊取得資料.

煙花巷裡,歌舞喧嘩,柳腰豐臀,外約叫小姐美女如雲。   來人個個心花放,筋骨酥。   鶯聲燕語、春色滿堂。

  今宵又是逍遙風流夜——
夜已深沉,但不長不短的巷弄裡外約叫小姐,數十家比鄰而居的酒樓、春院、銷魂館艷色四溢,來來往往的人群絲毫不比白日遜色。

若隱若現的春光,正猛烈挑起男人最原始的反應。

路過的公子哥兒們莫不眼露淫邪,像是尋找獵物般地物色外約叫小姐著正對自己胃口的妞兒。

除了一個人例外,那人就是任顥陽。
他坐在面街的上等廂房裡,望著外頭窯姊們熱情的外約叫小姐招攬顧客,一股噁心感頓時溢滿全身。

只要想到這裡的姑娘全是提供「那些服務」的女子,外約叫小姐他心中不由得一陣不舒服。

真不明白這兒的姑娘究竟有哪裡好?外約叫小姐

難道來這裡的男人,包括大哥,全都喜歡「共用」的感覺嗎外約叫小姐?

任顥陽深鎖眉頭,實在想不明白。外約叫小姐

算了,還是別看了。任顥陽調眼回到廂房內,但方纔眼前閃過些什麼外約叫小姐,又讓他的視線折回街上去。

只見樓下一位身材瘦弱的姑娘,看來不過十三、四歲,外約叫小姐提著一大缸水正在清洗剛才客人臨走前吐了一地的穢物。

 

歡樂論壇

........

 

 


「怎麼沒人幫幫她呢?」他瞧附近的姑娘都比她來得壯碩,外約叫小姐他忍不住搖搖頭:心中生出一股憐惜,「也罷,既然看到了,就去幫幫她吧!」

才起身走到門口準備開門,門忽然被推了開來。

「款——任二爺,鳳兒來啦!」嬤嬤推開門笑說,外約叫小姐看到他已經走到門邊,嬤嬤竊笑一聲外約叫小姐,「不好意思啊!讓您久等了。」

她誤以為他是等不及了。

「沒關係。」

任顥陽本想過去幫忙樓下的姑娘,但眼前的事似乎又得先解決,他只好笑笑地說:「請進。」外約叫小姐

「呦——我就不進去啦!」嬤嬤笑了笑,「來,這是我們家鳳兒。」

任顥陽視線飄向嬤嬤身後,只見一名體態誘人的女子纖纖入內,火紅的紗衣若隱若現外約叫小姐,眼波流轉間皆散發魅惑風情。

「嬤嬤,這裡我來就好。」毛鳳兒開口外約叫小姐,嬤嬤馬上為他們關上門離開。

毛鳳兒搖曳生姿地步至任顥陽面前,紅唇微張嬌聲道,「鳳兒給任二爺請安。」

語畢,毛鳳兒熟稔地輕解羅裙紗衣,剩下一件抹胸遮掩,看起來煞是誘人。

「呃?」毫無經驗的任顥陽一時間反應不過來。

「外約叫小姐任二爺,喜歡鳳兒的身子嗎?」外約叫小姐毛鳳兒半張的紅唇,故意在任顥陽的耳邊吐出火熱的氣息,使任顥陽一陣酥麻。

「呃——」他震愣的說不出話來,萬萬沒想到這兒竟是如此風情。

毛鳳兒見狀,羞怯一笑。

「爺,您是第一次哪?」

任顥陽俊臉一紅,有點尷尬。

 

沒關係,鳳兒來教您。」她拉著他的手往自己胸前貼去,緩緩畫圈外約叫小姐。

任顥陽嚇得手一縮,緊張地深呼吸,整個人登時清醒。

不對不對,事情不該是這樣的!

他推開她,「等等!我有話要說,你先別過來!」

「別害羞,爺,我們再來。」以為外約叫小姐他是因害羞而拒絕,毛鳳兒再度要拉上他。

任顥陽快速地閃了過去。

「姑娘,等等,請聽我一言外約叫小姐,我來此並非……尋歡作樂,我……是我大哥要我來的!」緊張的心情令他說起話來莫名的結巴外約叫小姐。

毛鳳兒怔住,媚然一笑。

「是他要你來的?做什麼?」她態度明顯轉變,語氣冰冷外約叫小姐。

任顥陽從懷中掏出五張銀票。「是這樣的,上回你大鬧山莊一事,我大哥已經知道了,他特別要我送來五百兩銀,並且轉告你從今以後他再也不會找你了,也要你自重,別再叨擾我們任家。」

他大哥任顥磊曾是毛鳳兒的入幕嘉賓,也是她的大恩客。但自從數月前大哥成親後,就不曾再來找過她,不料她竟主動找上門向大嫂挑釁,令大哥十分不滿,於是要他拿錢過來,意思相當明顯。

kw6-01
kw6-02 「就這樣?他究竟把我當成什麼了?」毛鳳兒不可置信的大喊。

「這個——我想我大哥並沒特別將你當成『什麼』。在下話已帶到,就此告辭。」外約叫小姐

任顥陽不失禮的一揖,推門而出,鬆了口氣,外約叫小姐結束這趟令他渾身不舒服的差事。

「你讓爺兒親一下會死啊?」嬤嬤眼見白花花的銀兩飛了外約叫小姐,氣得不顧路過客人的注視,用力擰著昭小玥的耳朵。

「我——我只是個奴婢,外約叫小姐既不賣身也不是清倌,為啥得給爺兒親?」昭小玥捂著被捏疼的耳朵,臉頰兩行清淚,看起來好不可憐。

「呦!你以為你夠格啊?也不去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這副皮相,說臉蛋沒臉蛋外約叫小姐,說身材沒身材,一副皮包骨,有爺兒看上你就該偷笑啦!」嬤嬤惡毒的說。

「我——」昭小玥好生外約叫小姐委屈,想解釋卻又知道不能頂嘴。

吃不胖又不是她的錯啊!外約叫小姐被爹爹賣到這兒更不是她所願意的,何必說得好像她是特別來賣的呢?

嬤嬤愈想愈氣,忍不住又開口罵道,「你啊,死腦筋!也不想想給人家爺兒親一下,說不定人家一高興,幫你還了債、贖了身,你不就能離開啦!真笨!」

嬤嬤連珠炮似的霹靂啪啦一大串,還有一下沒一下的戳向昭小玥。

正步出春院的任顥陽,突然瞧見頂著一臉大濃妝的嬤嬤拔尖大罵的模樣,不自覺的攏起眉峰。

「嬤嬤,請問這位小姑娘是怎麼了?」認出眼前的姑娘正是方才瞧見的那位提著滿滿水缸、可憐兮兮的小姑娘時,任顥陽不禁開口關心。

原是怒髮衝冠的嬤嬤,在聽到爺兒的叫喚之後,隨即本能的換了張笑臉轉頭迎向來人。

「呦——是任二爺啊!」笑容可掬的模樣跟適才完全判若兩人
Sitetag